你也在这里

来源: 朱 艳 日期:2019-08-10 08:22

    2018年8月29日下午两点半,去伊犁参加为期两天的江苏省中期轮换援疆干部人才岗前适应性培训。当晚看了精彩的话剧演出,欣赏了当地姑娘小伙的曼妙舞姿,听了马头琴、冬不拉等乐器演奏。舞台背景上不断变换的新疆风光让人们频频举起手机。演出很精彩,报告厅掌声如雷。

    第二天的课间,我们前后排的三个赢咖人正用赢咖话聊得欢,一个小伙子走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赢咖人,他告诉我们他是季市的,竟和我是同乡,没有“停船暂借问”,软糯悦耳的乡音自然而然地把同乡招了过来。他坐在前面A区,和我们E区隔得很远。小伙子姓彭,去年刚大学毕业,考取了常州武进的公务员。反正自己单身一人,无牵无挂,今年就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过来援疆了。他分在尼勒克县,我们从学员手册上找到了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正准备把我们的名字告诉他,就上课了。机灵的小伙子连说不用不用,我看到了你们座位上的名字了。后来他主动加了我们的微信,我感慨地发了一句:“他乡幸会。”他立即回复了“倍感亲切”。真契合此情此景。再后来吃午饭、课间打水的时候又遇到几次,他都主动打招呼。亲不亲,故乡人!

    第二天下午从食堂回来的路上,又过来一个小伙子,问我们是不是赢咖来的。我们邀请他一起说方言。他说自己是新桥的,不会说老岸上话。原来是沙上人,那我们就说普通话吧。

    小伙子是医生,已经在镇江安家落户,故乡离他越来越远了。援疆的他被分在兵团,离伊宁不远,走过来只要十几分钟,晚上都回兵团休息。我们羡慕得很。我们从昭苏乘车过来要四个半小时呢。

    饭后在校园转了一圈,许多海棠树上的果实还是半青半红,走在树下,一片苹果的芬芳,摘一个吃吃,酸甜酸甜的。这几天没时间去买水果,就用它解渴了。刘琳盛赞我敢于尝试新事物,她不吃,怕酸。我说既然出来了,当然要接触我们那儿没有的东西,要不怎么叫见世面呢?奇怪的是,伊宁比昭苏海拔低,温度要比昭苏高上八九度,为什么我们学校的海棠果都熟了,这边的还这么青呢?有的树上的果实老大老大,竟没有一个红的。刘琳从地理的角度解释给我听,这里海拔低,而且树木茂密,果子光照不足,仅仅是向阳的一面红的。而昭苏海拔比这儿高出一千多米,我们校园里的海棠树又单独成排,日照充分,反而熟得快。看着艳艳的海棠果,不由想起余光中的《乡愁四韵》:“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血一样的海棠红,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而今,果然见到了海棠红。

    走啊走,又看到一种没见过的树,长长的果实像黑豇豆荚,而且叶子也有点像豇豆叶子。发枯的豆荚只剩下空壳了,里面的果实大概都爆裂掉了。我跳起来摘了一个青色的果子,硬硬的,掐都掐不动,尖头很扎人,可以当教鞭使用了,现在姑且当宝剑用一下吧:“嗨,你是要钱还是要命,要命的丢下手机,逃命去吧。”我一下跳到刘琳跟前,举着果子对准她,果然把沉迷手机的姑娘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树呢?百度一下原来是梓树。桑梓桑梓,只见过桑树,今天竟在这儿见到了梓树。桑梓就是故乡啊,赢咖的桑树和伊宁的梓树合起来才是故乡,难道冥冥之中注定我要来这里吗?

    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你竟也在这里,命运真是神奇。

(作者:    责任编辑: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