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差多态韵自藏中

来源: 日期:2019-07-20 09:04

书以行楷,神采骇人。

 

在一派蝇头小楷中,一幅《淮阴侯祠诗翰卷》,点画如疾风骤雨中的残花败柳,支离破碎,似有磊落不平之气咄咄逼人而来。

 

狂哉徐渭,妙哉徐渭!

 

那对于艺术独特的理解发挥,不落前人的窠臼,彰显着个性的魅力脱颖而出。

 

其实,纵然艺术创作中,“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情况固然存在,但真正令人心折骨惊之作,往往诞生于个性之中。

 

个性自有其存在的合理与必然。罗素言“参差多态,乃幸福本原”。是不同因素的强烈碰撞,抑或是同种元素演变后的分道扬镳,它始终丰富着文艺界,使其不堕入单调而虚无的俗套。若无个性,音乐便只是千篇一律的空气振动,画作沦为线条与图形的泛泛拼凑,有何生趣?

 

而如农民画家米勒,不同于巴洛克时代的精致苍白,那铜黄色所铺设的宁静安详下,那田野涌动的生机与情能为巴黎刮来一阵带着麦香的风。个性打破着不变的陈规,勇敢地吐露新鲜的美。

 

可因个性而产生的纠纷也从未停止。穿粗布衣服与穿燕尾服的迟早要分手。布衣诗人惠特曼与绅士作家爱默生本彼此欣赏,却因显著的差异相互鄙视以至绝交。

 

今观之甚惜。

 

世上安有两片相同叶子?个性使文学多元,既产生惠特曼不加修饰的狂野,又蕴含爱默生矜持严谨的正式,可二者又难道真对立不相容?

 

非也。个性并不意味绝对对立。个性的碰撞不一定头破血流,也可能擦出夺目的火花而开启一个新纪元。个性在成就这个体的同时,也通过彼此的映衬与凸显,显示出和谐与相得益彰的美感。如此,文艺平台上方显出山的沉稳,水的灵动,山水交相辉映,如画如诗。

 

而在当今这个自诩包容的时代,我们承认了个性,而我们真正尊重个性了吗?短视频爆火,多少人居高临下谴责其娱乐性,殊不知正忽视着它也是文艺形态的一种,本无可厚非。刷抖音快手的用户并不比卡夫卡、博尔赫斯的读者低人一等。

 

因此不妨对个性多一分理解与包容,并非要求磨平自己的棱角,只是在交汇的瞬间礼貌地收束太过刺目的锋芒,如一块肌理浑厚的玉,给他人留份柔和与圆通。海纳百川,不择细流。接纳别人,却也丰富了自己的艺术修养。要知道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并无绝对优劣之分。

 

犹记王安忆的《比邻而居》,当不同的气味通过管道肆意闯入房间,端午清幽艾香晕染开去,笼罩了整座小楼。的确,文艺呼唤个性,同时它也包容个性,调和不同个性。不如放飞异彩纷呈的思想,让它们碰撞较量,撞落繁星一地,共乘风归去。

 

(作者系2019年高考赢咖文科第一名,本文为其高考作文。)

 

 

(作者:吴睿丹    责任编辑:夏传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