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桥镇民政村:清末福洲油坊所在地

来源: 日期:2019-06-15 07:37

民政村叶家埭38号处为福洲油坊原址。

叶家后人屋前遗落的石砣。

埋在泥土中的大磨盘。

    在食用油加工机械化之前,人们榨油全是通过手工形式完成的。如今,传统手工榨油淡出了市民的视线,不过,在斜桥镇民政村内,尚存着几近失传的土法榨油工具,这些工具动辄数百斤重,来源于该村清末出现的福洲油坊。

    土法榨油的器具,就保存在民政村叶家埭38号的屋前菜地内。此处是福洲油坊的原址,现今为油坊创始人叶福洲后人们的旧宅子。菜地南侧,两个大型石砣一左一右半埋在土里,石砣为麻石材质,外观呈现出长条状梯形,长度近一米,泥土外的高度约三十多公分,一人环抱才抱得过来,单个石砣约重七百斤。石砣北近十米处的菜地中央,还躺着一副直径一米多的石磨盘,屋后的河沟边,埋藏着另一副磨盘。

    “这些石具难移动,坚固耐腐蚀,所以保存了下来。此外,整套榨油设备还包括一些木质结构、篾制容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仍在使用,后来因公社化运动关停了。”埭上老队长叶建华如是说。他是旧宅子的主人之一,也是福洲油坊的见证人。

    这位75岁的老人热情地接待了记者,聊起了榨油坊的历史和工艺。其祖父叶福洲于清末到江阴当榨油坊学徒,后以苏南土法技艺为基础,回乡创业,在叶家埭自家的房屋内开设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榨油作坊。叶福洲对技艺改良和工艺提升有着深深的执着,他托人从云贵高原取石材制作的两个大石砣,直接从设备构造和压榨流程上塑造了福洲油坊的独特“个性”。

    叶建华童年时,榨油坊传至他父亲叶培生手中经营。叶建华清楚地记得当年的土法作坊生产场景。

    福洲油坊原为三进三间,设有牛棚、生产作坊和生活用房。榨油的“主机”高近6米,借助屋子的梁架和坚实木桩搭成外框架,上部为石砣和导力的竖柱,下部为压榨区。土法榨油有一整套实用高效的工艺流程,从下料开始,经过石磨碾粉、土灶热蒸、压饼、篾箍装榨、压榨等工艺流程,最后收油。

    全过程中,动力来源主要依靠的是家养的三头水牛和上部的石砣。水牛输出牵引力,完成石磨碾粉。原料经过碾磨、蒸熟、压饼后层层叠放,再用篾箍封装好,放置在压榨区。开榨时,两个石砣产生的巨大重力,同时通过竖柱传动,重重地“进桩”压进篾箍内的油胚饼。随后的5~6个钟头,石砣缓缓下降,油胚饼逐渐被压成枯饼,油分尽数挤出,流进油桶。

    过去,不同地区不同油坊的榨油方法不尽相同,均离不开繁重的体力劳动。福洲油坊的改良让人的力量已经退居次位,不依靠人工碾磨、人工槌打等为主的体力活,解放了人力的同时,规避了人力输出在稳定性、持续性上的不足。当年,福洲油坊做来料加工,单次榨油可一次性进料250斤,而加工批次每天可达3次。

    “当时,到这里来榨油,每10斤大豆大概出油1斤3两,出油率可以!”85岁的郭祯祥是临近村庄大觉村的村民,他和周边地区不少八九旬老人一样,都与这间老油坊有过交集。自百余年前开铺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歇业,福洲油坊历经了两代掌门人的手艺传承,为此地乡间的百姓们榨取了半个多世纪的放心食用油,也把段段美好的记忆,留存在当地老者心中,直至今日。

    作为农耕社会的生产实物,遗落在民政村叶家埭的这座土法榨油坊既是老营生,又是传统工艺文化的旧影,榨油的芳香不再,精益、专注、创新的工匠精神却历久弥新,永不过时。也许伴随着现代化步伐,类似传统手工油坊这类的很多农耕生活场景会永远淡出人们的视野,就如眼前这油坊一样几乎被泥土、植被埋没,当下,物件保护、历史和文化价值挖掘,应当行动起来。

(作者:夏国耀 盛义    责任编辑: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