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让阅读从松散走向有组织

来源: 赢咖日报 日期:2019-04-27 09:47

“初照夜读会”活动场景

赢咖人读书的氛围日渐浓郁。一群爱书人的不懈坚持,一些新兴读书会的悄然出现,让我们看到有人在回归阅读传统、实现个人内在修养的提升。从松散的读书交流群体向有固定组织的“读书会”的转变,体现出当下人们对阅读的重视。

初照夜读会——育人先育己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初照”夜读会得名于唐代诗人张若虚的经典名篇《春江花月夜》。

这样一个浪漫的名字,还有着另一层更深刻的内涵,因为这个读书会的成员,是一群耕耘在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有这样一群青年教师,固定的时间,相同的爱好,朗读分享,思维碰撞,倾吐阅读的心声,彰显教育的初心写照……”“初照”想表达的是滨江学校成立教师读书会的初衷:教师提升自身的素质,才能以身作则,更好地教育学生。

“初照夜读会是去年4月23日成立的,成立至今,举办了5期活动。”滨江学校教科室副主任黄小俊介绍,夜读会的成员就是学校的教师,活动一般放在每月23日,依据实际情况酌情举行。

“校长方咏梅认为读书不应局限在学生层面,教师也要读书,要倡导师生共读。”黄小俊告诉记者,夜读会分学科举行,要求成员定期读完一本书,在读书会上分享交流。书籍有一定的针对性,有与教学有关的,也有文学修养方面的书籍。比如说第四期语文老师专场,选择的是《如何阅读一本书》,4月25日刚刚举办的数学老师专场,读的就是《这才是数学》。虽然是教师们自己的读书会,举办活动的时候,也会邀请部分有意向的学生和家长参与。既做一个阅读者,更要做一个阅读的推动者和陪伴者,以校园为起点,带动社会性的阅读。

渔樵耕读书会——回归全民阅读

“渔樵耕读书会”是靖城街道办事处小关庙社区自行组建的读书会,“渔樵耕读”即古时渔夫、樵夫、农夫与书生,四个中国农耕社会比较重要的职业,以此为名,是不分阶层、全民参与的意思。读书会于2018年底、2019年初正式成立。

“2016年以来,我们社区也零碎地举办过一些面向社区居民的阅读活动,不成体系,时间也不固定,坚持下来的人比较少。慢慢地,大家就有这样一个想法,能不能有一个固定的读书组织,方便定期交流,也能吸引更多人加入进来。”社区党委书记唐利萍介绍,成立读书会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刚开始主要是线上交流,由志愿者、幼儿教师王林佳诵读书籍,然后分享自己的感悟。

“刚开始群里只有20多人,大家也不活跃,每晚8点,我在群里发送诵读音频后,基本没人回应。”王林佳告诉记者,“一般孩子的问题都来自于家庭,是生活环境的问题,虽然群里都是大人,但培养家长的阅读习惯某种程度上能够改善家庭家风,同样能够加强对孩子的教育。”虽然有些尴尬,王林佳还是坚持每天准时读书。一个月后,群里终于有人说话了。“谢谢老师,我们在读书中学到了知识”“我在读书中找到了自信”……越来越多的群成员开始聆听阅读,分享感悟。

如今,读书会成员已经增加到了100多人,负责人也在就书单课程进一步细化。“成立读书会,我们都是在摸索。”唐利萍说。

读书会上,阅读永不落幕

“读书可以远离手机、游戏、电视等的打扰,给自己带来片刻的宁静。”书友陈新梅认为,读书不仅可以缓解压力,还能增强幸福感,让人变得更有活力和趣味。

从偶尔为之走向固定日程,一些人因为热爱读书而坚持读书,一些人因为受到身边书友的感染,发现了读书的趣味。当读书成为习惯,不再是喊口号,马洲书香渐浓,文化气息更盛。

牧城书驿、容湖书房、显华书院……越来越多的书房开放,更多人走进去;赢咖市半书房、字里行间书店、牧然书店……更多的读书会在书店举行,越来越多的人学会品味书墨香气,悦读蔚然成风。

(作者:全媒体记者孙圣悦    责任编辑:徐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