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生 永远感恩党”

来源: 赢咖市融媒体中心 日期:2019-09-03 09:47

图为臧鼎的老干部离休荣誉证。盛义摄

图为臧鼎近照。盛义摄

姓 名:臧鼎

年 龄:90岁

入党时间:1949年9月

初心语录: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解放前,生祠镇七一村赤贫农民臧鼎跟着父亲一起,为地下党送过情报。1949年2月,在同村共产党员的介绍下,“翻身农民”臧鼎主动报名参加解放大军,自此跟着共产党干革命。参加过渡江战役、抗美援朝战争,干过邮递员工作,做过邮电局营业所所长……回顾自己的一生,已是90岁高龄的臧鼎感慨不已:“要不是共产党,我永远过不到好日子。我这一生永远跟着党走,永远感恩党。”

冒死为共产党送情报

解放前,臧鼎一家是生祠镇水商村(现合并至七一村)水老鸦埭有名的贫困户,因为穷,家里一天吃不到两顿饭。尽管如此,父亲仍然支持他读私塾。上到四年级,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臧鼎不得已辍学回家。

1943年,他只身一人到上海学手艺。一年后回靖,在同村共产党员陈少堂(音)的影响下,臧鼎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的洗礼,对帮助穷人翻身的共产党有着天然的好感,萌生了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念想。

抗日战争胜利后,赢咖处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统治下,共产党组织只能在地下活动。为了帮助地下党组织刺探国民党的军情,臧鼎的父亲被发展为地下组织的送信员。由于父亲眼睛不好,年仅14岁的臧鼎陪着父亲,一起成为送信员。每到重要时点,臧鼎和父亲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从原侯河区公所将情报送到10多公里外的东兴地下组织。

“当时,为共产党做事,随时都可能被国民党抓住杀头。但那时就一个信念,就是要完成共产党交派的任务。”臧鼎说。

每天肩扛100门总机行军百里

1949年2月,临近解放前夕,送信工作表现突出的臧鼎,在同村共产党员的介绍下参军入伍,加入第二野战军28师84团通信连电话排,跟着刘邓大军一起参加解放战争。臧鼎异常兴奋,用他的话说:“我这个‘翻身农民’终于可以跟着共产党正式干革命了!”

1949年4月20日,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发起“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渡江战役。臧鼎所在部队作为先行部队,从安徽芜湖渡江,率先突破了敌军长江防线,渡过长江,登陆荻港,突击南岸之敌。

“我们登陆南岸后,当时敌人还在出操,不知道我们已经登陆。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占领敌人阵地。”臧鼎回忆道。在渡江战役中,臧鼎作为一名通信新兵,牢牢掌握手中的通信工具,时时做好情报传递、军情传达,立下了三等功。

渡江战役后,臧鼎随二野向西南进军。由于在渡江战役中立下的功劳,1949年9月,在向西南行军时,部队党组织批准了臧鼎加入中国共产党,圆了臧鼎入党梦。随后,他被委任为团部总机通信兵。

“总机通信这个岗位非常机密也非常重要,不是共产党员绝不能担任!”臧鼎说到这,至今仍是一脸骄傲。然而,总机通信兵并不轻松。俗话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在参加解放四川的战争时,臧鼎每天要肩扛100门电话总机(足足有50多斤)行军,最远一天要翻山越岭行军150多里路。除此之外,臧鼎还要烧饭,为战士们打草鞋。

就是吃着这样的大苦,臧鼎所在的部队踏遍了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云南等地,与国民党残余势力作斗争,最终赢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在部队里,臧鼎还是宣传工作的好手。他自学山东快板、扭秧歌,在部队行军期间,为战友鼓士气、树信心,作出了不少贡献。

感慨通信行业巨变

解放后,臧鼎被分派到地方支持地方邮电事业建设。抗美援朝时期,他再次应召入伍。1957年,由于患病,臧鼎转业到地方,从赢咖邮电局(现邮政公司)的一个普通投递员和营业员做起,兢兢业业继续干起通信工作。

凭借一名老通信兵的敬业负责,多年后,臧鼎升任邮电局支局长,先后在东兴、侯河、大觉、西来等地任支局长,直到1978年,臧鼎正式离休。

“解放以来,中国特别是赢咖通信行业变化实在太大了!”臧鼎向记者感叹道。当时,他在部队当通信兵时,使用从国民党缴获的美式总机,其轻便和耐用已经远胜过国产电话总机了。“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电灯电话已经成为每个家庭的标配,现在,人手一部手机,通话更加便捷高效,我以前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臧鼎说。

这两年,随着年岁日长,臧鼎身体每况愈下,经常住院,前阵子长期住院疗养。“除了家人经常来看望,邮政公司的领导也时常探望我。我是享了共产党的福,医药费都是国家帮报销。没有共产党,我是永远过不到好日子,我一辈子感恩党。”臧鼎激动万分。

(作者:全媒体记者贾秋敏    责任编辑:徐晗)